落花生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村里的年轻人都进城了村里的农家院里留下了的都是老人,也许再过几年,传统的村落将会消失。

农家厨房

村里的自行车修理铺

村里种植大姜的农妇。

太阳落下山去,天边升腾起了一片火烧云,两个蒙古汉子在天边匆匆赶路,正如古诗所言: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天底下,绿草如茵,并不茫茫。

农民张二哥,虽然贫穷,但守着自家的庄稼地,心里是踏实的。

可以洗涤心灵的田园风光

赶马图

风起的时候,我在等
日出的时候,我在等
飘雪的时候,我在等
雨落的时候,我在等
是的,我在等一个人
一个让我心甘情愿送出生命中唯一一支玫瑰的人

浪迹天涯牧马人

牧马

马为六畜之首,却是最晚被驯化的。最先驯化的是约公元前七八千年前的狗,过来是公元前六七千年的牛、羊,最后是鸡、马,约在公元前三千年。

12345
©落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