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

村里的留守老人。村里的年轻人都进城了村里的农家院里留下了的都是老人,也许再过几年,传统的村落将会消失。

农家厨房

村里的自行车修理铺

村里种植大姜的农妇。

在藏区,信仰无处不在,这是河里的石块,上面也刻满了经文。

甘孜石渠,松格玛尼石经城

在甘孜的石渠县,我遇见了这位藏族男人,他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每天在石片上刻经文,然后把刻满经文的石片码放到用经文石片堆就的石墙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其一生。

农民张二哥,虽然贫穷,但守着自家的庄稼地,心里是踏实的。

当过两年兵的农民张二哥,朴实无华。

农民张二哥和他的庄稼地,张二哥曾服过两年兵役,所以站姿还带有军姿的痕迹。

12345
©落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