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负重前行的搬运工


深秋一过就是冬天了,记忆中的冬天村子里很少看见游手好闲的人,一年到头的忙活,也不见得生活好到哪里,倒是在长期的忙碌中村民们开始学会了创造性的发明,这个茶水炉就是其中一个,村里人叫这个炉子为穿心炉。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自家院子里放一个穿心炉,忙活完地里的庄稼顺道捎几把干柴放进炉子里,十几分钟就烧开一炉开水了,泡上一壶粗茶,抽上几口老烟,一天的疲惫就没了。

黎明的河边/六十年前作家俊青在这个小村庄写了著名的短篇小说《黎明的河边》,六十年过去了,除了当年的孩童变老了,这河这村没有多大变化。

秋深人静,天气晴好,大树遮天的村头依然和童年时一样的美丽。这个潍河边的小村庄,树木葱葱烟雾缭绕,那里有一些人,和我一样在守着闲散的日子,人们虽然一如往日般平淡,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满满装着这片痴美的田野,村里的人每天都是日复一日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都是重复着前一天一样的日子,每天躺下的时候就会期盼着明天的黎明,因为每一个黎明的到来都会给庄稼地里带来新的生命。这,也是生活充实延续下去的缘由。 ​ ​​​

霸气侧漏

老人与猫

《老宅》/清风冷月客沉沦,卧望寒星忆旧人。

初冬,大雾

远山有雾,沿岸枯树入暮。有些人陌生,有些人不见。我静静的看着你,你却看不见我。

牵羊的农妇

屋后有一株老槐树,树上常有鸟儿鸣叫,家里老人常念叨,要是有喜鹊落在树上大声鸣叫,家里必定会迎来喜事,于是我就常常仰头看着树梢发呆,盼望着一只喜鹊落下来。一晃几十年一过,树已老,人不在,只有靠在老树上的几捆竹竿让我依稀记得当年。

村口几株老树,树后几口老屋,门口一只打盹儿的黄狗,这便是我记忆中的老家,梦魂牵绕的乡愁。

村里的生活日复一日的平淡如水,深秋一过,天放晴。当一个人静下心来,回到乡愁里念念不忘的老村老屋时,把一个个故事回放,将曾经过的无数个春夏秋冬细细品味起来,便不会觉得枯燥无味。我们都会老去,等老去了的那天,记忆的画卷里应该满是儿时的记忆,早已逝去的老人,村前屋后的树木和野草,村边河流的变迁,还有家人陪伴。 ​ ​​​

孤独成疾,浪迹江湖

乾为天、为圜、为君、为父、为玉、为金、为寒、为冰、为大赤、为良马、为瘠马、为驳马、为木果。命,数也。

站在树上的鸟儿,从来不会害怕树枝断裂,它相信的不是枝,而是自己的翅膀。弱者就是折断了翅膀的鸟儿。

也许,我注定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你的回忆

九九重阳节,祝天下的老人健康快乐!

村里起的早,天刚蒙蒙亮各家的鸡狗鹅鸭就开始不安分的乱叫了,村民们也纷纷起床,先不洗脸就去自家地里忙活,家里的土狗也欢快的跟着,乡间的小路满是露水,空气里都透着甜味。

在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养一条本地土狗看家护院。这些土狗没有锦衣玉食,只会忠诚的看护着主人的家园,是农民家的忠实一员。

这个村叫姜家堤子,村后是一片麦田,村前是一条大河。这个村的人很善良,这个村的故事很多,这个村很美丽,这个村也很平凡。

农家小院

乡间.校车

红色.梦境

秋天,一地金黄

被遗弃的工厂/昌邑五棉。很难想象,这是一家被遗弃的工厂,八十年代,这是一家红极一时的棉花加工厂,进入2000年后,受国外转基因棉花的冲击,周边棉花种植越来越少,这家国家二级企业也就逐渐没落倒闭了。

乡愁是故乡的那栋老屋,那里留下我年少时的欢声笑语,一转身一回首,一个若有所思的凝眸。我如花的年华,还有绽放在年华里的青春梦想也都失落在了老屋,如今这些只能在我的记忆里寻找。老屋是我温馨的回忆,是我梦里的惆怅,是我故园的思恋。老屋承载了我多少团圆的期盼,是我午夜梦回的召唤。

《我想有个家》,偶遇一条陌生的流浪狗

九月浅秋,时光阑珊而过,岁月匆匆流逝,回首一段往事,如梦似幻,如烟飘散,一切都不过随风远去

一个人的四等小站

12345
©落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