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离开乌兰布统的路上,发现山下有雾,立即停车,狂奔山顶,拍下了这张晨雾。

套马杆

天空的囚徒

生命不在,魂犹在

生活不是等待风暴过去 
而是学会在雨中翩翩起舞

牧人
取走了粮食
骑走了马
留下了
哭泣的草原

六月二十八日,乌兰布统,晨。

好大一棵树

七月一日,雾

五天的乌兰布统旅行就要结束了。。。

乌兰布统,午后

岁月

马没了

草就肥了

人走了

家就瘦了

在路上

流动的马

路边两棵白桦树,身上的花纹像一幅画。

路在脚下

雨后

马与非马

寂静的夏日

赛马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匹奔腾的马

坝上看马

坝上,以梦为马

海驴岛

海驴岛日出

我在安静的角落,独自美丽。生命,就是一场不留余地的盛放。

一只等妈妈回家得小海鸥

街头拾影

12345
©落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