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马拉松上的轮椅参加者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休言愁。

树下的二月兰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我来君未来,君来春已走。我来花草盛,君来枝枝少!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又见千年老梨树花开一树。

你应该是一场梦,我应该是一阵风

失落的记忆

一个人花开,一个人花落

我是檐上三寸雪,却偏偏见你融

怪这城太小,随便走过几个路口都留着回忆。怨这城太大,穿梭往来未曾偶遇。叹这风太急,吹得落英缤纷云飘散。哀这风太缓,慢慢悠悠也未曾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丁香说,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

一缕冷香远

淡淡的丁香

《最后的绽放》一株老桃树在开花的前夜被砍伐了,桃树的枝干在死亡的前夕依然绽放出最后的灿烂。

生命中的每一次邂逅,都是独一无二真藏版,一生的过客,放在心里。

丁香树下
花落了
明年会再开

丁香树下
她走了
明年不会再来

丁香又开了,开在一条有着细雨的巷子里。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

细雨点洒在花前。

风吹
吹落了一树落花
如烟
如烟

短暂的瞬间,漫长的永远

四月,清明将至,又唤乡愁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一年一度的马街书会上两位说书艺人相隔一年又相见了。

吾乡吾民

村里来了戏班子

宝丰马街书会,流浪艺人们在好人孙满堂家搭就的窝棚里席地而卧,脸上写满了疲惫。

台湾诗人余光中的离世,使人感觉到好失落,几天都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不知所措,也不知何因。后来才明白,我们失落的不是失去了余先生本人,而是对乡愁的失落,乡愁文化的失落。

曲终人散时~一年一度的马街书会落幕了,艺人们落寞的离去。

说书是中国民间最简单的文艺演出,没有舞台,没有道具,一把胡琴,一副打版,乡野山间,张嘴就是戏。

12345
©落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