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甘孜州石渠县,仰望松格玛尼圣城的藏民

甘孜州石渠县松格玛尼石经城。

甘孜州石渠县境内散布着大大小小几十处由刻满经文的石板堆砌的石经墙。真难以想像如此浩繁宏伟的工程,都是怎样一锤一凿地刻出来,又一块一块地垒上去的。从巴格-一世在此放下第一块嘛呢石算起,距今已有300年了,墙上这些历经风霜雨雪的经石,不知记载了多少人世间的沧桑。

甘孜玛卡村的一个藏家女孩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甘孜雅砻江上的铁索桥,桥下的江水水流湍急,吊桥没有护栏,走过去需要很大大胆量。

亚青寺的女尼,亚青寺以常年聚集数万女性出家人修行而闻名海内外。这些女尼都来自川、藏、青一带,也有部分其他省份的汉族女性。这些女尼们抛家舍业,经年打坐念经,闭关修行,十分虔诚。

问道317,317作为进藏的第二条国道虽然名气没有318大,但沿途景色一点也不输318。

甘孜晨曦,甘孜县有些奇怪,甘孜州的州府并没有设在甘孜县,而是设在了数百公路外的康定。也许当初是出于甘孜离成都实在太遥远,加上路宽恶劣的原因吧。尽管州府没设在甘孜,但甘孜内联川、渝,外接青藏的纽带地位还是无可替代的。

路过317,317国道是进藏的另一条景观大道,这里有着与318不一样的风景。

高原牧场,拍摄于甘孜州亚青寺附近。

317国道上的海子山隧道施工现场,不久翻越海子山将成为历史。

 卡萨湖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卡萨村,是川西北路最大的水鸟栖息地,总面积1.92平方千米,曲型的高原淡水湖泊。

道孚民居,位于甘孜州东北部的道孚县境内,自然景观迷人,雪峰、峡谷、草原、湖泊、瀑布、土石林、温泉等一应俱全;人文景观丰富,箱式建筑的道孚民居名扬海外,独具特色;佛教圣地惠远寺、灵雀寺历史悠久,规模宏大,享誉藏区;扎坝大峡谷的“走婚”习俗延续至今,神秘奇特。在这里给我留下印象深刻的是承载着康北藏区强烈地方特色的最典型的建筑物——道孚县的民居。

甘孜,日照金山。金色的高山就是雅拉雪山,时至七月,雪已经不多。

亚青寺,觉姆们下课了。

康定中谷新村。中谷村在11.22大地震中损毁严重,国家在震后重建了新村,村里建有震后重建纪念广场,永记国家和全国各地的援建之恩。

《石经墙下的少年僧侣》 在石渠县巴格玛尼石经墙下,我遇到了一位少年僧侣,年龄大约十五六岁。我问他出家念经是一辈子吗?他告诉我,出家几年后就回家。

川西高原上磕长头的少年

甘孜石渠,转山的藏族老妇

川西高原,青稞田里的道孚民居。

亚青寺聚集着数万女性出家人,初到的女尼需要在一米见方的小木屋里闭关修行一百天,在这一百天里每天打坐念经,不闻世事。闭关结束后始得进大经堂聆听活佛讲经。

甘孜州白玉县亚青寺常年聚集着数万男女出家人在这里修行,其中觉姆岛是专为女性出家人居住的隔离区,这是觉姆岛内街景。

甘孜州石渠县,转经的藏族女人。

亚青寺大经堂

甘孜白玉县亚青寺,经文墙下的少年和僧侣。

甘孜州石渠县是川西与西藏昌都交界处的一个县,这里号称太阳部落,有着独特的西藏文化,境内有几十处大大小小的石经墙,这是最大的石经城松格玛尼石经城,藏民正在把大块的,刻满经文的玛尼石板叠加到石经墙上。

甘孜石渠穆日玛尼石经墙下磕长头的藏人

甘孜州石渠县雅砻江源湿地风光

甘孜石渠县松格玛尼石经城,一代代的藏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把一块块刻满经文的石片层层叠加,迄今已有360多年,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石经城。

12345
©落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