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山东昌邑龙池镇有个齐西村,建村已有六百多年,村里保留有很多明清建筑。齐西村民风淳朴,好客,有兴趣的不妨去看看。

建筑工地上的木工

渐入佳境

   草原上的黎明,尽管熹微曙色给一些梁峁镶金镀银,一些半融的滩淖泛着耀目的光,看不到烈马嘶鸣的壮阔,就不会有悠扬的马头琴韵掠过心弦,岑静,让我领悟了草原的另一番意境。

离开的人潇洒地走了,原地的人还在默默收拾碎片。

历史的天空

麦子熟了又熟,我喜欢从此就在麦田缄默。

老百姓的街头小吃,羊杂汤

工地晨曲

我家楼下是一个建筑工地,每天打开窗户就会看到建筑工人像工蜂一样忙忙碌碌,每每看到他们单薄的身影在硕大的工地上来来往往,心里边有了一股莫名的感动。

阳光,不只来自太阳,也来自我们的心。

筛麦子的老农

村里来了戏班子

一场演出结束了

演出结束后正在卸妆的母子演员。草台戏班子每天都要各地奔波演出,演员们多是家庭组合。这对母子演员在一天的演出结束后,妈妈正在为儿子卸妆。

说书人

村里的说书人

乡村里的说书艺人

乡村里的说书人

人与狗

以梦为马

人山人海

台上台下

看到这位拉二胡的盲人忽然就想起了那首著名的《二泉映月》

《曾经》

很多东西,即使我们能坚持到把它带进坟墓里,也终不能坚持到把它带进生命的轮回中去

影子

老村古巷

记忆落寞,不去想对与错,是与非,让往事随风,让思绪沉香。

花田伊人

12345
©落花生 | Powered by LOFTER